English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  中石油天然气输气管道贵】 【主动挑最重的担子 勇于啃】 【【高考一句话作文】网友】 【国事访问欢迎仪式有了新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博悦娱乐 >

台空军基地现毒品 台军纪为何生锈如此严重?

时间:2018-02-02 13:56来源:未知 作者:吴博士 点击:
【环球时报驻台北特约记者 崔明轩】位于台中的清泉岗基地惊传沦为“毒窟”,被发现疑似毒品共27包,基地全体官兵接受验尿。岛内舆论在震惊之余纷纷质问,从士兵被霸凌致死、军

【环球时报驻台北特约记者 崔明轩】位于台中的清泉岗基地惊传沦为“毒窟”,被发现疑似毒品共27包,基地全体官兵接受验尿。岛内舆论在震惊之余纷纷质问,从士兵被霸凌致死、军人虐狗到毒品泛滥,台军纪为何生锈如此严重?

据台湾《中国时报》22日报道,台中清泉岗空军基地干部20日进行例行检查时,在机场跑道与塔台间的马路旁发现27包不明白色粉末和结晶体。台中宪兵队初步验出安非他命及K他命两种毒品反应,为求慎重,将全部证物再送至“宪兵刑鉴中心”进行复检。办案人员认为,这么多包安非他命不可能为一人吸食,因此对全营区近3000名人员进行尿液筛检。

清泉岗基地政战主任施胜德称,截至22日中午已有1200人完成药筛,近10人有毒品反应,但进一步检验后“均排除吸食毒品”,而全员完成筛检大约需要四五天,因此最终结果过几天才能知道。他承认军中确实有多名因吸毒被管制人员,但确切人数“不便透露”。

据了解,空军清泉岗基地位于台中市沙鹿区,原为纯军用机场,但2004年台中水湳机场关闭后,负责民航业务的台中航空站迁入清泉岗,之后该机场成为军民合用,其中基地部分由“国防部”管理,台中航空站则由民航局主管。两者跑道、设施不共享,清泉岗基地周边有人员和车辆管制,一般民众无法入内。目前,台湾空军在清泉岗基地有一个联队驻守,部队主官为少将联队长。

《联合报》称,曾经驻守清泉岗的多名军官都表示,这不是第一次在营区内发现毒品,少数人很可能在从军前就染上毒瘾,在军中也会持续吸食,有的军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曾在清泉岗担任保防官的军官说,清泉岗“人口众多有市场”,过去曾查获少数官兵染毒后,受毒贩控制进入军中贩毒,也曾传出不同的毒贩“为了抢地盘而进行内斗”。

据悉,清泉岗基地内部已爆出“阴谋论”,称有人要报复长官,因此乱丢毒品。还有人爆料称,因空军官职升迁机会少,有人觊觎某高官位置,因此以丢出大量毒品的方式,让这名高官官位不保,“这是最快且最直接的抢位手段”。

空军基地沦为“毒窟”震惊了台湾社会。台“国防部”称将秉持“毋枉毋纵”原则,无论官阶高低,一律依法侦办。民进党“立委”庄瑞雄22日称,这是部队史上“让人最震撼,发生的最不名誉的事情,毕竟部队的形象怎么样都不会跟毒品联系在一起,结果大家集体在里面吸毒,真是荒唐、荒唐”。

国民党“立法院”党团22日举行记者会称,蔡英文去年6月曾说“反毒是政府的第一要务”,如今“连台湾最后的一块净土军方也沦陷了”,更成为了“国安问题”。国民党“立委”江启臣直言,如果军中染毒还贩毒,部队就不用打仗了,“三级毒品就可以击垮台湾部队,根本不需要用到飞弹航母”。

台湾现行的“毒品危害防制条例”将毒品分为四级,安非他命和K他命分属第二、第三级毒品。该“条例”规定,除非持有的K他命纯质达20克以上,否则对于持有或施用三、四级毒品者,仅处新台币1万元以上、5万元以下(约合人民币2000元至1万元)罚金,以及接受4小时以上、8小时以下毒品危害讲习,没有实际刑责,且对军人吸毒并没有加重罚则的规定。

去年曾有民进党“立委”在“司法委员会”提到要把K他命除罪化,因为“吸食的是病人不是犯人”。

台“审计部”报告显示,2013年至2015年台军涉毒人数达1867人,且呈逐年上升趋势。有官员透露,筛查结果显示现代年轻人滥用药物情况严重。2012年,空军马公基地曾发生5名士官兵涉嫌贩毒案件;去年4月,陆军十军团两名士兵利用休假时间出游,被警方查获车上有K他命、摇头丸。

《联合报》直言,军队是社会的缩影,近年来岛内青少年滥用低阶毒品的情况严重,“多数是年轻人组成的国军,同样不能幸免”。

近年来,台军负面新闻不断,引起岛内高度关注。从2013年下士洪仲丘临退伍前被操练致死事件开始,到2016年军中集体虐狗和“雄风”导弹误射事件,台军的形象进一步下滑,但这并不影响“国防部长”冯世宽在面对民意代表质询时仍强调自己是100分“部长”。

与此同时,随着所谓“军中人权”高涨,大小事动辄诉诸“立委”和媒体,部队都不敢得罪民意代表,而军人应该有的荣誉感荡然无存,于是就出现了在“导弹误射”事件中,4名闯祸军人在遇难渔民灵堂前连跪带爬40分钟的“壮观场景”。

分析人士认为,台湾军人素质下降,固然与“少爷兵”越来越多有关,但自李登辉以来军队中弥漫的“不知为何而战”的颓废风气也脱不了干系。

来源:环球时报

责任编辑:黄杨

(责任编辑:admin)